今天是:
  欢迎进入中共津市市委老干局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 金秋风韵
小小枕头见真情
时间:2013-04-19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次数:2311   [关闭]

小小枕头见真情

(王昌德)

 

3月的一个上午,淡淡的薄雾中透过一缕阳光。我们相约又一次来到津市市商业医院离休老干部王溪庭的家里进行探望。尽管屋外还有些寒冷,但王老长期患病卧床的房间里却明亮整洁,弥漫着丝丝暖意。见到王老和他老伴鲁多秀时,她正坐在床边,一口口给他喂药。她的神情是那样专注,就象一位年轻母亲看着自己的初生婴儿。床上堆放的十几个五颜六色的小花布枕头更是夺人眼光,也给沉闷的卧室平添了几分温馨。

战场上曾出生入死的钢铁汉子被病魔击倒在床

已年满85岁,身形并不魁梧、性格却十分硬朗的王溪庭离休前是湖南省津市市商业医院的一名技师。他出生于长沙,1948年参军,1950年入党,原在辽宁武警部队医院任护士长,先后参加过平津战役、横渡长江和抗美援朝战争,他多次与所在的医疗队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出生入死,挽救治疗伤病员,头部曾经中弹受伤,先后荣获过横渡长江战争、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纪念章。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后,他自愿继续履行国际主义义务,留在异国他乡帮助医疗建设,直到1958年回国,19634月转业到津市市商业医院任技师。在医院兢兢业业工作的几十年间,他对同事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大家哪有小家”,医院资金紧张,他曾经多次拿出自己微薄的工资帮助购买医疗书籍和简易器材。就是这样一位在部队英姿勃发、在工作岗位公而忘私的热血男儿,当病魔悄无声息侵袭时却浑然不知,200011月的一天,他突地因脑血栓发作不幸被击倒在床,全身偏瘫,言语不清,卧床不起,无法动弹,王老的病情从此让全家人陷入了无比的担忧和巨大的压力之中。

十三年的坚守和温暖见证着人世间的浓浓真情

突如其来的脑血栓让离休老干部王溪庭住进医院救治了一个多月,侥幸渡过“鬼门关”后,他的身子右侧却完全失去了知觉,导致半身不遂,一时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不能对话且大小便失禁,悉心照顾王老的重担一下压在他的老伴、今年已满75岁的退休老师鲁多秀肩上。从这时起,鲁多秀天不亮就爬起床,从早到晚,几乎不间断地重复完成换洗尿片、清洗身子,喂饭喂水、喂药喂营养品、接屎接尿、翻身按摩、耳语安慰的一系列动作,繁复循环机械呆板的劳作,让她每天累得都直不起腰来,躺在床上直喊浑身疼痛。两老养育的一儿两女因企业破产失业都要出门在外谋求生计,要不是把在已去外地打工的儿子召唤回家帮助买菜做饭的话,她一度几乎感到天都塌了下来。“屋漏偏逢连天雨”。2003年,王老又查出患有严重的前列腺炎,拉尿不出,只好又把他送医院做膀胱造瘘手术,术后留下瘘口,靠挂引流袋解决小便,鲁多秀从此又变成了他的专职保姆兼护士。她每天为他清洗伤口,打针消毒,时不时要更换纱布条和引流袋。每个月至少一次送他去医院冲洗伤口,更换引流袋。她本身就患有心脏病、高血压,曾先后两次病危住过医院,她瘦弱的身躯承受着太多的痛苦和困扰。

我们问鲁多秀,是什么力量能让你十三年如一日无怨无悔,坚守坚持,精心照护王老?她毫不迟疑地回答说:“我其实没有多想,我俩是一起差不多度过了50年光阴的夫妻,他已经不能动了而我却还能动,我不去照料他谁来照料他,谁叫我俩是‘夫妻’啊”!她把“夫妻”两字说得特别地重,多么质朴而又动情的语言。“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我们脑际中迅掠过这些字眼,这不就是对鲁多秀不离不弃、相依相守、忍辱负重、照料老伴的最好解读么?

看到王老卧床上堆放的十几个小小花布枕头,鲁多秀似乎知道我们会问点什么,她脸上现出了一丝笑容,她说:13年来,我只有一个最大的心愿,就是我的老伴从小家里贫苦,他从参军到地方工作,也吃过不少苦头,我同他结婚几十年共同抚养着三个儿女,家庭经济困难,黄莲般的苦日子仿佛贯穿着我俩的一生。这些年改革开放慢慢过上好日子,我想得最多的就是希望他早点好起来,过一段好日子,再说他也是我们家里的一根擎天柱啊!“让他早点好起来!”早已成为她耐心细心照料老伴的强大动力。十几年来,她想尽各种办法精心照料他,他喉咙里有痰,就用手指头去抠,他大便拉不出来,也照样用手指头去抠。他长年卧床,辗转翻身难以入眠,她就自已买来花布、棉花,在夜深人静等他完全入睡后,一针一线亲手缝制了15个小花布枕头,垫放在他全身的每一处感到不适的部位,让他身体平衡放松,保持舒适。小小枕头凝聚着她太浓太浓的爱意,小小枕头也免除了他可能出现的其它病症。凡是对他康复有利的事情,她都会耐心坚守,从不厌烦和放弃。她自己舍不得吃,为他却买来红参、红枣、牛奶、蜂蜜等营养品,以滋补他虚弱不堪的身体。

曾经在住院期间,看见别的家属对患者大吼:你不死我都要死了!王老却不停在心里感叹:“幸亏我遇到的是她”。他有时疼得熬不住时,咬破她的手指,她也不吭一声。他记得她仅有的几次发火,是因为他疼得吃不下饭,她冲着他怒吼:你不吃,病怎么得好啊!吼完两人却抱着象孩子般地失声痛哭。他长时间卧床,全身上下时不时叫疼,她每天都坚持间隔两小时左右一次为他捏拿按摩,并时不时冲他大声说话,对他进行运动功能康复和语言功能恢复的锻炼,她给他小声唱歌,唱他所熟悉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帮助他恢复记忆,好让他全面重新获得独立运动的生活能力,祈盼他尽可能早一点重返社会,为这,她十几年来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十几年过去了,他身上从来就不曾出现过褥疮,疗病卧床的整个房间也没有一丝异样的气味。而缕缕白丝却早已布满她的两鬓。曾被人预言“无法醒来”的他,如今竟能与人作简短的对话,我们看着都觉得是个奇迹。在令人无法相信的事实背后,其实是她13年的顽强坚守坚持与温暖相依相伴,是一份深沉朴实的夫妻之爱、人间真情。

她曾对我们笑着说:“宁愿在世上爱,不愿在土里埋”。发自内心的话语饱含着她对他太深太深的爱意,他们可能再没有多少机会相互嚷嚷,也可能没有多少机会耳鬓磨,但他们的心却已靠得很近很近,近得相互间早已没有距离。而鲁多秀把甜予以人,把苦留自已的言谈举动一直在强烈地撼动着我们的心,令人肃然起敬,久久挥之不去!

 

 

0一三年四月十日

 

 

 

 

作者:常德市作家协会会员、常德市摄影家协会会员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