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进入中共津市市委老干局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 金秋风韵
三十年孟姜女文化情结
时间:2017-10-20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次数:523   [关闭]

                        津市文化馆退休干部 谭兴烈

孟姜女传说,是中国四大民间传说之一,深受人民群众喜爱,在国内外口耳相传了二千多年。

《嘉山孟姜女传说》也是一样,这个被赋予了“泪神”“爱神”和“保护神”一样色彩的女子,千里送寒衣,哭倒长城,滴血认骨,负骨归葬的故事,深受沅澧流域人民的喜爱。但在改革开放前,《嘉山孟姜女传说》就象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荒芜在哪里,虽有学者文人提及,但不成系统,历史典籍流失,民俗实物保存较少,尤其是传承人相继故世,许多民俗与历史故事基本上处于自生自灭状态。我生在嘉山、长在嘉山,面对冷落的嘉山佳景和折翅的姜女文化感到十分焦急。党的十一届三中会全,象春风吹遍南北大地,文艺开始欣欣向荣,特别是三十年改革给文艺带来广阔的前景,民间文艺也被人们重视起来。一九七八年,我在《湖南日报》发表“孟姜女是澧州人一说”之后,在全省产生了较大影响,我被抽调到津市市民间文学普查组,着手进行《嘉山孟姜女传说》的搜集整理工作。当时的山路很不好走,沿着崎岖的山路爬上山顶,我东倒西歪地喘着粗气,连黄胆水都吐出来了。终于得到了许多可贵的资料。一九八四年,我编著了“嘉山孟姜女”一本内部资料,经当时市委、省委的有关同志审定,被列为湖南省民间文学重点普查项目。我也因此受益被调到津市文化局,还被选为湖南省第七届人大代表,在会上,我递交了“保护孟姜女传说在湖南嘉山”的议案,很快得到了省委有关领导的批复;指示津市市政府组织力量,赶快进行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嘉山孟姜女传说方案的编写。我也在一九九六年在省级公开刊物《戏剧春秋》上发表了大戏《嘉山孟姜女》,并被连续任命为津市第八届、第九届、第十届政协委员。十多年来,我撰写议政参阅件、提案、社情民意10多万字,其中也不乏关于加强《嘉山孟姜女传说》申报省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内容。曾建议嘉山应整修古迹孟姜故宅,望夫台、镜石、恨石、相思竹等,某个别官员却捂着嘴哂笑说:“搞那些做么子罗?孟姜女怎么会在嘉山落根?现在主要是搞经济建设,嘉山除了山还是山,除了树还是树,纵搞也挖不出金元宝!”我立即针锋相对,尖锐地指出个别官员只追逐眼前利益,忽视长远利益,只注重经济指标,不关注公民文化权益的现实,个别官员说我是“站起讲话不腰痛!”讽刺我是个“站着讲话不腰痛”的政协委员!使我呕气得了个古怪的心理“腰痛病”,得了腰痛病不要紧,好在有市委、市政协的心理医生给我把脉疗伤,鼓励我不要怕别人异样的眼光,政协委员应有敢于直言的气慨和刚正不阿的品格,挺起腰来。嘉山苍苍姜女灵,在市政协、市文化局的支持下,我毅然、决然撰写了“嘉山孟姜女传说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案,于二○○八年得到文化部审定,批准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常德市“文化名城办”准备出版我的《嘉山孟姜女》文化大观与连环画,三十年对嘉山孟姜女传说的呼唤有了回声,我也被评为优秀政协委员和津市市二○○八年十佳老有所为之星。这是改革三十年政治文明的阳光在我身上的照耀,使我这个“敢直言”的委员找到了为人民群众说话的平台,我“不说白不说”,“说了不白说”。

站在嘉山顶峰,凝望那雨雾中的“孟姜女庙”,我不禁陷入了沉思:在人生长河里,三十年历史也不过是一瞬,我为“嘉山孟姜女传说”所作的努力,是不能用数字更不能用经济效益来衡量。这是一种精神,更是一种职责。改革三十年,祖国成熟了,改革后民主政治的阳光,使这朵濒临灭绝的民间文学之花得到了绽放。感谢改革开放,给了我们这些民间文艺工作者心里上的春天!

想到这里,姜女庙内那具美丽而又坚毅的孟姜女神像,在我的心目中,越来越真切了……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